迷失传奇
Loading
您所在的位置:迷失传奇首页 > 传奇资讯 > 正文

小城轶事,迷失传奇网站里要好好珍惜

作者:迷失传奇 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2018-7-20 18:51:34 人气:1 加入收藏 评论:0 标签:

迷失传奇网站里面,不要在同事面前说别的同事,因为你们都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不要在上司面前诋毁同事,因为上司远远比你聪明;不要在同事面前表达对上司的不满,因为这是他最好表达忠诚的机会;不要在更高的上司面前投诉直接上司,因为他们合作的利益远远大过同你。

阿水骂骂咧咧地从麻将馆里出来,转身进了老蒋的擂茶铺。看来又是运气不佳打牌输钱了。阿水刚一落座,老蒋就笑容满面地把擂茶递到了他的手上,还特意为他多加了一些花生米。老蒋是个精明的生意人,先前靠磨水豆腐营生。去年,在老家花了三十多万建了一栋新房。今年,他见牌馆生意特好,流动人员多,就突发奇想就近搭起棚子卖擂茶。擂茶系我们家乡的传统特产,主要是将茶叶,花生米,芝麻,生姜搅拌捣碎用凉开水兑换,加入适量的食用盐,然后,煮些玉米、绿豆掺入其中,即可饮用。用我们家乡话说,擂茶系五谷杂粮,是地道的纯天然保健食品。它风味独特,流传久远,起源于汉,盛行于清。相传,道光皇帝下江南,途中偶染风寒。清两江总督邑人陶澍向道光皇帝进献擂茶,皇帝喝完精神抖擞,龙颜大悦。当即把擂茶御封为贡品并赋诗传为佳话。擂茶在我们家乡本是待人接客最基本的食物,到了城里反而变成热销的商品了。我们年轻人觉得老乡之间喝擂茶收费是件难为情的事,不愿意干这行当。老蒋五十好几,体弱多病;为了生计他便卖起了擂茶,撑起了这门行当,生意倒也火爆。

老蒋是个精明的生意人,对牌馆里出来的人特别好。平常一碗擂茶3块钱,牌馆里出来的人心情高兴随手给张10块或者5块的人民币就说不用找了,有时做庄的老板赢钱了,就给他包场了,不像有些民工,坐下来一吆喝:“擂茶好多钱一碗?”老蒋应声道“3块钱一碗”。“3块钱一碗的擂茶,你这是打劫,干脆到大路上去抢好了。哪天我堂客不上班,你到我家里来,一分钱不收让你喝个够。”我们那里称老婆叫堂客。老蒋自我解嘲地说,要是你到我家来喝茶,我也不收钱。没办法,人老了做工又没人请,也只好赚取点“小钱”来贴补家用。”来人见老蒋这么一说便哈哈大笑:“你这死老倌,开个玩笑都开不起,不跟你闲扯了,我要开工做事了。”说完跨上自行车就走了。

老蒋自己虽是个穷人,他打心里也瞧不起民工。用他的话说,赚钱要赚有钱的人的钱,有钱的人不把钱当回事。见那人骑着自行车走远了,他又自言自语,一碗擂茶3块钱,还哆叽叭嗦一大堆,好象跟他讨钱一样。这话他不敢跟人正面说,也只能自言自语自我安慰一番。因此,老蒋对牌客格外殷勤也是有原因的。这不,他已经额外给阿水多加了花生米,还一个劲地问够不够。阿水嘴里有茶做不得声,只好向他摆手示意不要了。阿水喝完一口,砸了砸嘴当着大伙儿的面大声说道,他娘的,最近手气不好,老是输钱,是不是应该找个女人冲一下喜啊?哎,在座的,有没有人跟着我去的?他见没人吭声就问老蒋去不去。老蒋笑眯眯地说,我是有那闲心却没那个闲钱啊。见老蒋这么说,马上就有人附和,不是没那几十块钱吧,玩女人是很费体力的事,这劳民伤财的事不干。阿水悻悻地说,你们也太扫兴了,还是不是男人?看到阿水那副德性,我忍不住就说话了,你这没良心的家伙,等一下我就告诉你堂客,让她收拾你。几十块钱就有女人愿意做?阿水见我答话了也就来劲了:“我跟你说,这年头就是女人好找。梅子,你要是愿意的话,我给你200块。”我真没想到阿水会这么说我,于是我两脚一踢破口大骂:“你这死阿水,说点人话好不好,说话也不看清对象。”阿水死皮赖脸地说,看什么对象,女人天生就是给男人搞的,你装什么正经,你不做那事,你那两个娃子是从哪来的?”我涨红了脸,一时找不到回敬阿水的话。茶铺内马上就有人起哄了,梅子,你一个女人骂不过阿水太没用了吧,回去练习练习嘴皮子啊。倒是老蒋替我解了围------梅子,不要当真,像阿水这种口无遮拦的人,如果不是油腔滑调耍嘴皮子,阿水他还怎么在江湖上混呢?

阿水原名周勇,人高马大,膀大腰圆,很有派头。脖子上戴着粗大的金链子锃亮锃亮的。阿水的堂客是河南人,大学生,端庄秀丽。听人说,他俩在长安一家名门夜总会萍水相遇却一见钟情,现在他们有了孩子都上学了。当初,好多人都搞不懂,一个大学生怎么会爱上一个阿水呢?后来也不知是哪位高人总结了一句经典的话来概括-------以前是美女爱英雄,现在世道变了,成了美女爱流氓。像阿水堂客这样的女人,每天吃香的喝辣的,不愁生计问题。天天有闲钱打麻将,偶尔还出去到美容院消遣。有时懒得做饭,打个电话叫外卖随喊随到,日子过得好是惬意。要是赶上阿水心情舒畅手头宽裕,直接开车带老婆孩子下錧子打牙祭,饭后甚至还帮老蒋打包回来,让一辈子舍不得下馆子的老蒋也尝尝鲜。老蒋是笑上眉头喜在心,总是陪着阿水打哈哈。阿水一家生活过得有滋有味,阿水的堂客安于现状,坦言遇上阿水这样的男人也算得上是她的福气。尽管外面时不时有阿水风言风语的传闻,他总是有办法让堂客服服贴贴地跟着自己过日子。

阿水的堂客是打麻将的好搭档。她说话轻言细语,赢钱了也不会喜形于色,输钱了也会淡淡地一笑了之。因此,大家都喜欢跟她打牌,她打牌喜欢跟我搭档,因为我是那种赢钱要赢得痛快,输钱输得爽快的那种人。通常情况下,我不常打牌,主要是心疼自己的那点血汗钱,觉得白白输掉很不划算。不像阿水堂客那样即使不用自己赚钱也有钱花。更重要的是我这人没有合适的搭档是不屑与她们为伍的,我常以没钱为借口婉拒决别人的邀请。阿水是麻将馆的常客,只要听到我说没钱,就会冲着我大声嚷嚷:“谁不知道你有钱,人家饿鬼叫,你饱鬼也叫,我们又不向你借。”我是笑而不语,阿水更来劲了“你这恶贼,我怀疑你的钱都没地方放了,你要是没钱河里都没水了。”阿水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前几年,我在一家亲戚开的四星级酒店里做事。当年,我老公在酒店里做采购,我负责验货;在外人看来,我们两口子里应外合肯定捞了不少的油水。事实上油水没捞到,已是恶名远扬。“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其中的酸楚也只有我自己知道。也许是阿水打广告特别响的缘故,麻将馆里打牌的人从不担心我身上没钱,而只是问我愿不愿意打。

就说前两天吧,我坐下来不到1个小时就输了200多块。阿水不知从哪里喝得醉熏熏地径直往麻将馆里钻。人们常说“出门看天气,进门看脸色。”阿水一进门就知道我输钱了。大声吵着要帮我打几圏,说是赢的钱归我,输了算他的。谁都知道这是酒后胡话哄我让位的,牌桌子上还没这个规矩。我本无意退让,我也知道阿水这样的男人不好惹,他做了一个要我走开的手势,我也知道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大庭广众之下我也不想落下笑柄,于是起身坐到旁边。不知是阿水手气好,还是他牌技好,几圏之后,竟然帮我把钱都给赢回来了,其他三人一个劲的催我上场。说话间,阿水的堂客进来了。她冲着阿水大声道:“真是活见鬼,这个时候出来还有位置给你打牌。”她用眼睛瞟了瞟其她3个女人,“妇女队长要做好一点。”显然,阿水的堂客有些生气,阿水也听得出来话外之音。阿水背地里拈花惹草韵事不断,当着堂客的面倒也恭恭敬敬不敢放肆。只见阿水马上起身应声说,我是替梅子“看牛”。看牛是方言,就是替人家打牌的意思。我冲着阿水堂客点头微笑,她心神领会不再作声。我眼见输了的钱都赢回来了,便从麻将錧的冰箱里拿了2瓶饮料,分别递给了阿水和阿水堂客,这是打牌的规矩,必须的。转身,我替自己也拿了一瓶。心想,这年头总不能亏待了自己。我一边喝着饮料一边拍着阿水堂客的肩膀说:“这是个黄金位置,让给你。”我把阿水替我赢的钞票在她面前晃了晃。阿水堂客也不推让,二话不说就坐下。我顺势退出了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喝完饮料我就径自回家,心情不错,打开电脑,播放音乐,躺在沙发上哼着歌,悠闲地伸个懒腰,接连打了几个哈欠,顺手抄起一个枕头抱在胸前闭目养神。很快,我迷迷糊糊地进入梦乡。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有人在拉我的胳膊。我睁开眼竟然看见阿水堂客站在我面前,我一骨碌从沙发上爬起来。阿水堂客急切地问我刚才在麻将馆里有没有捡到钱。她说,阿水身上带的给孩子做学费的五千块钱放在屁股后面的口袋里不见了。我是丈二和尚摸不清头脑,让她重复一遍。她说给孩子做学费的钱不见了,问我有没有捡到。我是一个劲地解释说,我是真没捡到,要是捡了,我当时就返回给你们了。阿水的堂客阿秀几乎用哀求的口吻跟我说话:“梅子,你要是捡到了,我分200元给你。好不好”。我再三跟阿秀说:“我是真没捡,你还是赶紧去问问其他人有没有捡到。”阿秀满脸疑惑却又无可奈何,气得直跺脚,喃喃地说:“要是阿水知道的话,肯定会被他打死的。”

阿水的孩子今年8岁,在老家上小学二年级,跟着爷爷奶奶一起过日子。一放暑假,阿水就迫不期待地把孩子接回家来度假。今天,给了阿秀5千元,打算近两天托人送孩子回家上学。这下惨了,钱不见了,又不敢跟阿水说。毕竟5千元对阿秀来说不是小数目,更重要的是指望这钱做学费的。那天,阿秀问遍了所有在麻将錧里的人,还是一无所获。

后来,经牌友分析证实,在我走后,阿秀还从口袋里掏过钱。也就是说,阿秀的钱是在我走后才丢的,我的嫌疑被解脱了,捡钱者是另有其人。麻将馆里人来人往,到底是谁捡到的呢,没有人知道。

钱不慎丢失,总得想个办法解决的,毕竟孩子是要返校读书的。一年365天,阿秀就知道天天打麻将,在麻将馆里瞒着阿水还有欠款,总是借东墙补西墙的。哪里还有钱来填补这个空缺。大家都知道阿水是个脾气火爆的人,要是知道阿秀把钱弄丢了,肯定会对阿秀拳打脚踢的。于是,大家商议,由我出2千,其她三个牌友各出1千,合计5千元先借给阿秀以解燃眉之急。我们心里盘算着,等事情平息了,就算阿水知道了,没在气头上也不至于打阿秀。

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第二天,阿水到底还是知道了。我听说阿水一点面子也不留,当街骂阿秀,骂了很久似乎还不解恨,直到阿秀两眼哭得红肿为止,害得阿秀三天没出门。有人在老蒋的擂茶铺里调侃阿水,我们都没钱花,你家还有钱丢,借点给我们花吧。阿水是余怒未息咬牙切齿地说:“都怪那个婊子,也怪老子身上没那几个安葬费。否则真想揍死她。”老蒋及时劝导,对阿水说:“财退人安乐,你是个大爷们儿,就看开一点吧。堂客堂客,如客一样,打不得的。还是留着到冬天给你暖被窝吧!”说话间,老蒋向阿水挤眉弄眼,阿秀丢钱的事就这样过去了,没人敢再提起。倒是关于阿水的话题就像每天的新闻联播一样,从未间断过。

自从阿秀在麻将錧里掉钱后,我再也没有光顾过麻将錧,闲在家里看书写字,自得其乐。有一天,老蒋到我家来叫我,说是阿水有事找我,在擂茶铺里等。我知道阿水不会有什么正经事,不想理他也懒得理便没有出声。见老蒋依然站在门口等我答复。我应付老蒋说,你先回去,我随后就到。把老蒋打发走后,我便蜷在沙发上接着看电视。阿水见我许久都没来茶铺,自己哼着小调来到我家门口大声道:“外面那么热闹,你躲在家里干啥?”说话间已进了我屋里,我赶紧起身。阿水二话没说,拉着我的手就往外走。我只能跟着他出了家门,他很自然地放开了我的手,搔了搔后脑勺对我说,不好意思。

还没到老蒋的擂茶铺,我就听到不远处传来悠扬的歌声,待我走近时,看到一对残疾人夫妇拖着简装扩音器在沿街卖唱,街道两旁有好多人在驻足围观。我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这对夫妇。不过,样子确实让人有些心生怜悯。说句实在话,如今大街上沿街乞讨的残疾人不少。对此我是熟视无睹无动于衷。

我漠然地坐在老蒋的擂茶铺里,老倌给我上了一碗茶,阿水掏出5块钱甩给了老蒋,算是替我付了茶钱。然后又朝我大声吆喝:“赶紧喝,还有正事要做呢。”我白了阿水一眼:“急什么急,又没死人,我又没叫你帮我付钱.......”没等我说完,阿水就接话茬了:“我晓得你有钱,有种你去捐点钱,做点善事。”原来阿水是叫我出来捐钱的。听阿水这么一说,我就火了:“你为啥不捐,凭什么让我捐?”阿水提高了嗓门说:“我是要捐,不是在等你捐吗?”我说道:“你捐就是了,等我干嘛?”“我在想,要是你捐我也捐,让你鼓动大家一起捐啊!”“你不会鼓动大家吗?”我反问道。这下阿水涨红了脖子两手一摊:“我没你会说话,谁都知道,你是文艺青年,能说会道,很会做宣传工作。”阿水口沫横飞,说得异常激动。我那颗无动于衷的心被他的话似乎打动了。我不由得多看了阿水几眼。对他说:“老兄”。我是第一次如此称呼他,在我的眼里,也只有这样的他才配我称呼为一声老兄。“这个事情不需要做宣传,你先跟老蒋和在场的茶客一起捐钱,我去叫麻将錧里的老乡随后就到。事情就圆满解决了。”阿水瞪着我不说话。我告诉他,这叫以身作则。这种事情不要明说,你带头了,自然会有人效仿的。这下,阿水咧嘴乐了,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手一扬带着老蒋一伙人就去捐钱了。我们家乡流传着这样一句谚语:“有样看样,无样看世上”。看到阿水一伙捐钱了,围观的人也不由自主的解囊相助。1元、2元、3元、5元的、10元、20元的也有。卖唱的残疾人夫妇连连鞠躬道谢,就连唱歌的声音也更加嘹亮了。

那一次,我也捐了100块钱。这全都是阿水的功劳。用阿水的话说,有幸帮助需要帮助的人,难道不是一件非常荣幸的事吗?如果人人日行一善,那我们的小城就会变成美好的人间

后记:在迷失传奇网站里面,想去往何方,便去往何方,何处有开放的花朵,何处就有成群的蝴蝶,纷纷围着花儿盘旋、起舞、欢歌。她们从不问归期,从不问相聚的时间有多长,只知道,既是千里迢迢赶赴这一场美丽的邀约,便要好好珍惜,不要辜负了此刻相聚的时光。

本文网址:http://www.aizhan99.com/html/cqxz/1750.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