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传奇
Loading
您所在的位置:迷失传奇首页 > 传奇资讯 > 正文

传奇私服中怎么会下贱到摆摊卖书

作者:迷失传奇 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2018-3-17 9:19:00 人气:0 加入收藏 评论:0 标签:

传奇私服游戏中,所有的愿望不是一顺百顺,所有的历程都要遵循世态的轨迹,在扭转的格局,在适应的端口,重赋真实的自己,心境渲染岁月,改变才是晴空!
许多人问我:“你怎么这样卖书?”许多人疑惑:“作家到这地步
了?”还有人直接骂我糟蹋写书人的身价名声。
首先得承认,我是贱人。你想,几十年间,人们从未见过库尔勒本地作家摆摊卖书的,就我这个叫孙永祥的——姓孙子的孙的人,写了2本鸟书,就恬不知耻自称作家,与卖鞋子卖玉卖鞋油卖手机数据线的为伍,摆大街上摆地下通道卖书,不是贱是什么?
骂我的人,有摆摊的,有来来往往不知为何方圣神的。
我还得声明,库尔勒很多人书写得比我好,但我也知道,许多各级作家出的书也主要是送人,很少能顺当卖掉的,即使上街也未必就能有奇迹发生。虽然我也有着自治区作家协会签发的会员证,但实际还常常有着做贼心虚的不踏实感,怎么想怎么看自己都不像个作家,摊纸上写着“作家签字售书”也只是为了卖书不用叫喊,贪懒而已。
就是罪犯也有辩解的权利是吧?所谓官逼民反,不得不反;我上街卖书也是华山一条路,不得不这样做。去年5月份,我的第二本书《草木有情》出版了,先期印了1000本,亲友同学的情用完了,书走了300多本,剩下的怎么办?没人买了。送人?一些人,就不是看书的主儿,你送他,就是糟蹋和犯罪。我曾经问一我给书的邻居,对我的书有什么看法,回答说还没看呢!好长好长时间了,给的书还没看。这样的回答叫人多么气憋尴尬!从那以后,我对送书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现在我默默念叨的话是:书非买不能读也。
许多人问:“你怎么不放书店卖呢?”我也想放书店卖的,可书店提利在书价的一半以上,我给它,出书肯定是赔的。我不想赔,我觉得也能做得到。
“你的书太贵了!”有不少人这样说。标价42,贵不贵?对许多读者来说,我的书是贵了些。可对我来说,却是另一个答案。前几天,一位姓仲的书友提出要代销我的书,我给他算了下成本:出版社书号11000(比较低的),编辑费3000,排版设计近2000,白拿50本书;印刷9300——也就是直接见到的印刷的书1本不到10块钱。这就2万5千多了,如果再按最低稿酬付我,50元/千字,得10000。我手上的书,1本摊到36.97元了。剩下5元零3分的利润空间,还得费劲卖出去,高吗?像是也不高。
书号费是个什么东西啊?我出了2本书,也还没怎么搞清楚。好像对我说过是图书出版管理费,你要出书,就得先交这买路钱。这钱用哪儿去了?是用在给读书人福利,还是给别的什么人福利了?我一丁点都不知道。
看来,出版自由也不是很自由,你得莫名地无条件地先交钱啊。言论自由也打折扣,我写关于斯诺登的杂文,有关中国的态度必须删;我写香港占中见闻的两篇散文,一篇都不准保留。新疆就是寄书也不方便,邮局寄得到远处的文化部门开证明,一份证明只能寄一次书。
说得远了。打住。还是说为什么我就敢狗胆包天摆摊卖书的事。一是第一本书《虫亦有声》走得好,两次印刷都走得所剩无几了;第二,我给同学寄书的时候,有位40多岁的先生见我的书就要买(新旧两本都要),我问他看都没看内容怎么就会买,他说一见就喜欢;我就想说不定街上或许也有他这样的人,大不了上街书卖不掉丢下人,还能怎样?
于是我就拉下脸,上街摆摊了。
开始的时候,的确有脱胎换骨的感觉,好像自己不是人了,或说不是人里面的人了。第一次去地下通道,真有下地狱的恐惧,只见其他摊贩还没来,我靠了西墙边,放下摊纸(印刷厂包装书的油性纸),好像是不只没了脸,连自己的魂魄也都破碎了。好沉重好艰难!
俗话说,人不要脸鬼都害怕。因为我不要脸了,所以我就摆地摊了。
补充一下,摆地摊后,许多人建议找网店卖。近日,我按一微友的指点进了一帮助卖书的网店,知道网店每卖出一本书要提成5元,而寄书的费用也需我来出,这边的快递起价是15,每本书的成本又提高了20。这还不如我摆摊直接让利给读者,卖得更快啊。
现在天冷我不出去卖书了。我又成了不摆地摊的人,我又变回是某种体面点高档点的人了。
可一旦天气回暖,我可能再拉下脸,回归到摆地摊的人群中,卖我的书了。一般的写书人的处境,特别是出书后,是有些尴尬无奈的吧。
但愿,不再有人问我:你怎么还在这儿卖书呢?

本文网址:http://www.aizhan99.com/html/cqxz/1737.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